理論研究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時間:2015/7/6 9:29:34  作者:責任編輯:蔣俊  來源:華聲在線-三湘都市報  查看:726  評論:0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老司城遺址位于永順縣城以東靈溪河畔,依山傍水,動植物品種繁多,自然風光秀麗。處于大湘西黃金旅游線中段,如同一根扁擔,連接著世界級景區張家界和國家級歷史文化名城鳳凰。圖為老司城遺址航拍圖。 

 

    “老司城遺址申遺成功了!”7月4日,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從德國波恩傳到中國、傳到湖南、傳到永順老司城。

 

    老司城有著怎樣的特殊性和普遍價值,為何能在眾多申遺項目中脫穎而出?湖南在申遺工作中積累了哪些成功的經驗?在申遺之前,老司城考古經歷了多少年的風雨和故事?申遺之后,湖南接下來重要保護與利用的文化遺產項目是什么?三湘都市報記者采訪了湖南省文化廳黨組書記、廳長李暉,湖南省文化廳副廳長、湖南省文物局局長陳遠平、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長郭偉民等領導和專家,并整理了相關資料,為您一一解讀。

 

    壹 成功經驗


    六大法寶助推老司城申遺成功

    

    老司城申遺成功,成為湖南省第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實現了湖南歷史零的突破。湖南在申遺工作中積累了哪些成功的經驗?


    高位推動是申遺成功的關鍵。省委書記徐守盛親自給國家文物局主要領導寫信請求支持老司城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工作, 省委常委、省委宣傳部部長許又聲、副省長李友志、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委書記葉紅專、州長郭建群等省州領導多次率申遺工作人員到文化部、國家文物局、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歷史建筑研究所匯報,積極爭取支持。省長杜家毫主持召開省政府常務會議,副省長李友志主持召開2次省政府專題會議研究老司城遺址申遺工作,解決實際困難。省發改委、省財政廳、省編辦、省住建廳、省民宗委、省水利廳、省交通廳、省林業廳等省申遺領導小組成員單位在人力、物力、財力上全力支持申遺工作。


    科學組織是申遺成功的根本。為推進老司城遺址申遺工作在湖南、湖北、貴州三省三地捆綁申遺中發揮強有力的牽頭作用,經省委組織部批準,省文化廳選派年富力強、作風務實的省文物局副局長江文輝掛職申遺地永順縣委常委、副縣長,專門協調指導督促申遺工作。


    專家領銜是申遺成功的支撐。省州縣有關領導“三顧茅廬”,動之以情,以最大的真誠和真情,聘請到了國內一流申遺團隊編制申遺文本和保護管理規劃,研究提煉核心價值,并數十批次北來南往進行實地指導。同時,國內權威考古研究團隊(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老司城中心城址進行科學調查、發掘、考古和研究,出版了數百萬字的考古報告,為文本闡述遺址價值提供了翔實的歷史資料。 國家文物局前后組織歷史考古專家、民族學專家、文物保護專家等三次專業研討論證會,對土司遺址的突出普遍價值(OUV)進行歸納、總結、提煉,確保了申遺文本的質量。


    通力合作是申遺成功的保障。在申遺過程中,國家文物局、省文化廳、省文物局充分發揮行業管理指導層面的主體作用,州縣兩級黨委、政府充分發揮執行層面的主體作用,省直有關部門充分發揮支持層面的主體作用,按照世界文化遺產的真實性、完整性的要求出色地完成了ICOMOS委派專家現場考察評估的各項整治工作任務。同時,堅持檔案建設是為申遺工作提供基礎佐證的原則,檔案、史志、水文、環保、林業等部門聯動,收集提供各種資料和圖片,完成紙質檔案412盒、電子檔案56張,檔案資料在ICOMOS委派專家現場考察評估和后期需要提供完善申遺文本補充資料中發揮了重要作用。老司城遺址檔案中心被授予該縣唯一的“湖南省一級檔案室”。


    全民參與是申遺成功的基礎。為營造濃厚的申遺氛圍,省州縣開展了形式多樣、富有成效的宣傳文化活動,編印《老司城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知識手冊》、《老司城遺址及公路沿線房屋管理辦法》分發給干部群眾和中小學生,組織開展“民族文化進機關、進校園、進社區”的土家語、土家舞蹈和土家織錦等民族傳統文化培訓,縣城和芙蓉鎮的酒店賓館大廳、房間均擺放了《老司城遺址簡介》折疊頁和《老司城》精美畫冊,全縣上下形成了人人關心申遺、個個參與申遺的濃厚氛圍。


    持之以恒是申遺成功的法寶。老司城遺址申遺經歷了極其艱辛的五年。期間經歷了縣委縣政府主要領導的人事變動,但一屆接著一屆干。同時,我們擁有一支特別能吃苦、特別能吃虧、特別能戰斗的申遺團隊,發揚“白+黑”、“5+2”的精神,舍小家為大家, 流汗流淚也流血,十分出色地完成了省委省政府確定的“老司城遺址2015年成功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實現湖南省世界文化遺產零的突破”這一目標工作重任。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土家姑娘們正在制作土家織錦“西蘭卡普”。現在很多在外打工的年輕人回到了老司城。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6月27日晚,永順縣老司城擺手堂,土家群眾抬著樂器在進行祭祀活動。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擺手堂前的草坪上,土家族人圍著篝火歡快地跳起擺手舞。


    貳 普遍價值


    “齊政修教、因俗而治”的傳統智慧,為多民族國家和諧統一提供了借鑒


    在眾多申遺項目中,為什么老司城能脫穎而出?作為中國歷史上一個特殊“王朝”的故都,老司城具有怎樣特殊的歷史價值和現實意義?


    中國自公元前3世紀開始,就發展成為了中央集權的統一的多民族國家,統一的中國在國家疆域方面,包括了具有各類地理特征的廣大區域,各區域孕育了豐富多樣的族群及其獨特的文化。


    其中,以云貴高原為主體、環繞于中國內陸平原西南部邊緣的廣大山區,具有世界上少有的群山密布的地理環境和多族群高密度聚居、文化復合的獨特文化特征。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巖溶地貌分布地區之一,群山綿延、河流縱橫、交通非常不便,同時,又間插分布有較多適于人類生存的小型盆地或平川。這種獨特的地理環境特征和生存資源條件一方面使得西南地區自古以來就形成了許多的小型族群,成為多族群聚居地;另外一方面相比于中央王朝對平原地區或其他交通便捷地區直接有效的管理,西南地區因地理的阻隔、交通的不便使中央政權直接統治的成本過大。


    13-20世紀初,中國作為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具備了穩固的社會經濟基礎和強大的文化、政治、軍事實力,此期西南廣大少數族群自身內部社會發展也已達到一定的成熟程度,中央政權為深化對這一地理阻隔、文化多樣地區的管理,謀求社會的整體平衡與發展,基于原有的“羈縻”等管理方式,制定并推行了秉承“齊政修教、因俗而治”傳統智慧的“土司制度”,委任當地族群首領擔任“土司”世襲管理轄地,同時通過對土司管理權力和義務的制度化規定,促進了其管理方式與國家管理體系和文化思想的接軌。


    老司城遺址見證了這種消失的制度和文化,是元明清時代中國獨創的管理智慧,對國家統一發揮積極的作用,并為當今世界多民族國家如何統一、和諧相處、維護文化多樣性提供了借鑒。


    叁 考古工作


    1995年就開始了老司城的考古工作


    申遺之前,老司城的考古工作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持續了多久?


    1995年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就對老司城做了一次比較重要的考古發掘,將老司城的基本情況、一些重要的遺跡摸了一個底,同時對墓葬進行了簡單的清理,并獲評當年國家考古的三等獎。


    后來老司城被列入國家第六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就是第六批國保,也得益于那次考古工作的成果。老司城遺存比較復雜,有地下的,也有地面上的,地面上的就是現存的祖師殿建筑群落,地下是它的墓葬區、生活區,城墻有部分在地上還看得見。


    2009年,國務院出臺了一個關于進一步加強文化遺產保護的工作通知,以及相關的文物法律修訂。從“十一五”到“十二五”開始設立了大遺址保護的課題,國家也確立了大遺址保護的項目庫,并開始做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的建設。國家強調文化遺產在保護的同時要合理的利用,使文化遺產保護的成果,促進地方文化的積極發展。所以,2010年考古所開始了第二次考古挖掘。這樣一個山城,這樣一個土家族的歷史文化,它的遺址類型與原來所接觸到的遺址類型截然不同。它是粘土遺址,是一種軟遺址;但同時有大量的石頭遺存,感覺又像一個硬遺址。這讓我覺得,老司城遺址是一種新的遺址類型。另外,這個遺址保存得非常完整,它的格局、道路,甚至地表上一些重要的遺存還能看得見。


    2010年上半年,考古所決定首先要把土司遺產和土司遺城作為未來幾年考古工作的重點。確定了這樣的方向后,考古所確立了一個考古專人,就是1995年發掘這個遺址的領隊柴煥波,并于下半年正式啟動老司城的考古發掘:發現了兩處建筑遺存——生活區和衙署區;對于全局有了整體把握,尤其是道路、排水溝、墓葬、街巷等。2010年的這次考古發掘,入選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的六大考古發現、全國的十大考古發現。


    至此,老司城順利進入了“十二五”大文化遺址保護項目庫,以及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地方政府和當地村民對其重視程度也前所未有。同時,申報世界文化遺產的工作也緊鑼密鼓地進行。在考古所的帶動下,湖北咸豐唐崖土司城址和貴州遵義海龍屯都進行了相關的考古發掘,取得了重要成果。2012年老司城遺址進入中國文化遺產的預位名單,之后三處地方的聯合申遺也提交給了世界遺產大會,申遺的進程一步步邁進。


    肆 申遺之后

 

    老司城將更好地融入現有的大湘西旅游圈

 

    申遺成功對老司城乃至整個湖南意味著什么?老司城考古未來的規劃和亮點是什么?在旅游開發上,如何將其與原有的大湘西旅游圈很好地融合起來?

 

    在德國波恩剛剛舉行的第九屆遺產大會上,我們得到了一次全面檢閱。但過程比結果更重要,反映了我們認認真真按照世界文化遺產的要求進行了工作。同時,我們把這樣一個土家族古遺址村落向世界做了一個全方位的介紹,也豐富了湖南文化的內涵,并積極讓保護的成果與當地的社會經濟發展結合起來,提升當地村民對文化遺產保護的認知。

 

    通過老司城,我們在考古工作上也積累了很多材料和經驗。下一步湖南還有很多工作可以做。比如我們正在啟動“一帶一路”——萬里茶道。將陸上絲綢之路與海上絲綢之路連在一塊,湖南幾個關鍵的地方就是岳陽、長沙、益陽這條文化線路。目前好幾個省、縣都在討論如何共同做好“萬里茶道”的申遺。

 

    老司城目前只考古發掘了總面積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接下來要系統、全面地進行下一步考古工作。這不是十年二十的問題,而是五十年甚至一百年的問題。目前宋、元時期土司的墓葬和遺址都還沒找到,我們要尋找更早的遺存。

 

    另外,旅游開發上也有一個整體的規劃,讓老司城更好地融入現有的大湘西旅游圈。比如目前已經在建的龍永高速,這是龍山到吉首的高速公路的一段;黔常張客運專線也要經過這里;而且老司城距銅仁機場和張家界機場都很近,它正好位于鳳凰和張家界兩大旅游熱點的中間,以它為中心還能輻射到永順其他國家級旅游資源,比如小溪、王村、不二門,以后包括猛洞河在內是一條完整的旅游線路,這里是未來整個湘西地區的亮點,而永順老司城正是這個范圍的中心和腹地。

 

    ■文/記者 李婷婷 實習生 韓怡 圖/記者 郭立亮

 

    相關鏈接

 

    老司城遺址考古、申遺年表

 

    ◎1995年,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老司城進行第一次考古挖掘; 

    ◎2001年,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2010年,正式啟動老司城遺址的第二次考古發掘,進入首批國家考古遺址公園立項名單; 

    ◎2011年3月,時任省委常委、副省長郭開朗率領由老司城遺址考古隊隊長柴煥波、老司城國家考古遺址公園規劃組組長郭偉民、永順縣委書記李平等組成的湖南省文化遺產考察團,赴秘魯馬丘比丘、意大利龐貝古城等進行考察,學習借鑒國外文化遺產保護的成功經驗; 

    ◎2011年7月,成立了湖南省老司城申遺領導小組,在省文物局設立申遺辦,省文物局局長陳遠平任辦公室主任; 

    ◎2011年11月,永順縣召開了第一次領導小組會議,并選派省文物局江文輝副局長來該縣掛職,專抓老司城申遺和國家考古遺址公園建設。為加快老司城保護立法工作,成立了立法工作組; 

    ◎2011年,入選2010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2012年,列入中國世界文化遺產預備名單; 

    ◎2013年,列為中國2015年世界文化遺產申報項目; 

    ◎2014年,完成申遺文本提交及ICOMOS專家現場考察評估等關鍵環節任務; 

    ◎2015年7月3日,經聯合國第39屆世界遺產大會表決通過,被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湖南省第一個世界文化遺產,實現湖南歷史零的突破。


    老司城文物遺存與土家族節慶場景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祖師殿建筑是永順土司數百年來重要的宗教活動場所。現存地面建筑主要為明代建筑,包括祖師殿、皇經臺和玉皇閣等三座漢式傳統木構建筑。經考古發掘,揭露出祖師殿前的建筑遺存包括道路、前庭、山門、庭院、平臺、踏步以及排水溝、擋土墻等。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考古發掘出土的鵝卵石鋪就的排水系統。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老司城遺址層次分明的道路。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擺手舞反映了土家人的生產生活。包括“趕猴子”、“拖野雞尾巴”、“犀牛望月”、“磨鷹閃翅”、“跳蛤蟆”等十多個動作,列入中國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湖南首個世界文化遺產——老司城遺址

 

    茅古斯舞是土家族古老而原始的舞蹈,是舞蹈界和戲劇界公認的中國舞蹈及戲劇的最遠源頭和活化石。從其服飾、道具到表演形式、表演內容,茅古斯舞真實地再現了父系社會至五代時期土家人的漁獵、農耕生產生活及婚姻習俗狀況。

 

    專家評價


    張忠培(考古學家、故宮博物院原院長):

    老司城是西南少數民族地區保存最為完整的軍事性城堡,是中國南方少數民族地區最具典型的古文化遺存。老司城遺址及溪州銅柱,是研究土家族歷史文化、中國土司制度及區域民族自治制度的珍貴實物資料。

 

    徐光冀(國家文物局專家組成員):

    老司城是土家族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土家族作為我們中華民族的一份子,歷史上它做了很大的貢獻。對我們現在的民族團結、民族和諧共處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老司城遺址對研究土家族對中華民族的歷史貢獻和在民族大家庭里互相融合、互相溝通的進程有著重要意義。

 

    李水城(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

    古代中央王朝在老司城實行的土司制度,講東方智慧也好,我們稱為特殊政策,一個政治制度。 我們是多民族國家,這是中央政府的一個治理模式。土司制度就是整個過程中的一個環節,而且是做得比較好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超過了申遺意義。

 

    李世愉(中國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

    永順老司城的價值就是土司制度的歷史記憶、活化石。老司城遺址展示的是人類歷史發展的一個重要階段,展示了人類從愚昧到文明的發展進程,是多元文化形態的一種。世界上沒有像老司城這樣的遺址,它給世界提供了一個獨特的東西。

 

    ■整理/記者 李婷婷 圖/記者 郭立亮


主辦:長沙市文化旅游廣電局

地址:長沙市政府二辦公樓八樓847室 | 電話:0731-88666595 | Email:[email protected] | QQ群:385172165 | 公眾號:csfeiyi

湘ICP備12008835號 長沙非物質文化遺產網 2014-2017 版權所有
辽宁11选5开奖查询 澳门赌场为啥稳赚不亏 麻将十赌九赢的小秘方 必赢彩票官网 麻将必胜技巧大全 快3免费计划软件手机下载 极速时时谁开奖 微信大小单双稳赚买法 天天二八杠游戏下载 快乐十分大小单双 北京pk官方开奖结果